父母“不自制”的控制欲,让孩子“丢了”多少种可能!

原创文章 qjwenxue 暂无评论

  周末午后,带二胖去好友家小聚。她与我年龄相仿,不过因为要孩子比较晚,儿子只比二胖君略大一点点。所以我家这枚三岁多的“女汉子”和她家四岁多的“腼腆君”,倒是正好玩到一起。

  我们喝茶聊天时,孩子们在视线外的另一个房间里玩得很好,不时有笑声和叫声,对于像我这种家有俩枚或以上猴子的家庭来说,已然是心满意足的岁月静好,但好友一直心神不宁,聊天也常常中间要打断一下。

  她一会跑过去让孩子们喝水,见小家伙们一头汗却都很抗拒,有点担心。我笑笑说,玩得正开心,别管了,渴了自己就找水喝了。

  但她并不放弃,过一会儿又跑去做了个挺漂亮的果盘,里面五六种水果。虽然孩子们依然是不想吃,但她最后非是看着两个小家伙不情不愿地每人喝了三口水,吃了几块水果,才回到客厅,我们继续聊天。

  大约十分钟后,她又大声问:孩子们,你们想画画吗?这次立刻就听到响应的回复,好友很开心地去张罗着,给孩子们摆画板,拿颜料、毛笔,调色盘,洗笔碗,罩衣。我说,这么小的小人人儿,就随口说说画个画,这也。。。太隆重了吧?

  好友一点不嫌麻烦地说,要保护孩子的兴趣呀,他们喜欢多难得。接着她又喊她老公来,嘱咐道:我们说着话呢,你陪他们画吧,不要限制他们的想象力,让他们尽情发挥啊,但是提醒他们要画大,要画满,最好有主题,另外不要画墙上,不要把颜料都混在一起下次就没法用了。

  最多五分钟,孩子们都不想画了,好友又去带领孩子们,按照“独立自主,东西用完要自己物归原处”的原则,把华丽丽的一堆画画装备都一一收好。中间俩猴子跑了又被捉回来?,看得我简直忍俊不禁。

  这样的一幕幕,到晚饭后我们离开时,出现了很多很多次。虽然我也几次劝好友relax,只要孩子们不磕碰受伤,就随他们自己去玩,但作为曾经与她有着相似操心和纠结的妈妈,我又真的非常非常理解她。

  记得儿子小时,我也差不多是这样一个妈妈。读了很多育儿书,对孩子的一切都无比上心,可总是又想放手,又忍不住约束太多。嘴上说的都是“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”,实际行动上却往往是“我不要你觉得,我要我觉得”。

  第一次为人父母,太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,都给孩子,太怕他们一着棋错,满盘皆输,所以总是弩着劲儿,用自认为总结了欧美、日韩、中国古今所有智慧的育儿经验,“正确地”把孩子养好。然而那就是真正的正确吗?育儿路上,又有所谓的“绝对正确”吗?

  二胖君最近迷上了拼图,一发不可收拾。说实话,大大小小各种品牌的拼图,我早就给她囤了不少,但一直没有特别急着给她玩,因为回忆起哥哥小时候,心中有挺多愧疚,更希望这是孩子自己的探索与成长机会,而不要掺杂任何所谓成人的技巧与指导在其中。

  哥哥三四岁时,各种益智玩具比不上如今的五花八门,因而拼图就被视作非常好的益智玩具,或者叫工具。

  我自己就挺喜欢玩拼图,为着他,我又做了不少儿童拼图的功课,木质的、纸质的,大块的、小片的,单面的、多面的,平面的、带抠手的,平铺的、叠拼的,卡通的、艺术主题的。。。再到后来3D立体的,等等等等,真是没少买。

  他已经能拼一两百块拼图时,也还是会时常回去玩十几块,乃至几块的那些,并乐此不疲地一遍又一遍。我没有尊重这种宝贵的重复,而只是鼓励他往更高的级别尝试。

  当他痴迷闪电麦昆,我用心给他搜集各种周边来,他回报以我欣喜的笑脸时,我对着那些拼图,满心想的都是,告诉他什么是规制,怎样找到更多窍门,更快速正确地拼好。

  印象中曾有过一盒恐龙拼图,里面有好几张,他却只对一张情有独钟,总是把它拼拆拼拆,仿佛对其它几张视而不见。后来我强行“建议”他试了其它几个,口实是“凡事要尝试”,并在他也接纳了那几张后,内心小小得意,瞧,母亲我多有方法。

  。。。

  后来的后来,儿子就不爱玩拼图了,那些花了不少心思和银子的老存箱,被陆续有了孩子的好友们瓜分了。我不敢说是我的“循循善诱”阻断了儿子对拼图的兴趣,但如今回望,我知道自己至少没起什么好作用。

  看看四年前写下的文字,那应该是在一个游乐场发生的事。感觉自己真是一边自嘲,一边誓死不改的典范。

  因而如今对二胖,我变得格外谨慎。她小时也玩过一些大块的拼图,但块数很少,而这次,当我们开始前,我提醒自己说,千万别多嘴。

  首先给她的一盒拼图,是四个独立主题,但最后又可以组合在一起,分别是12+16+20+24块。在我看来,对以前只玩过大块拼图的她来说,还是有点难度,所以决定让她一袋一袋拼,否则都混在一起估计搞不定。

  让我自己都汗颜的是,当第一袋拼图散在地上,二胖看似不着边际地摇头晃脑,看上去似乎完全没有头绪时,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开始了——

  濑濑你看,一边平平的这种,一般都是最外面,两边平平的,就是四个角上的了,先找到这些就好拼多了,你能找到它们吗?还有你看,这里是什么颜色呀,那里少了谁的头啊?

  韩先生在一旁真假咳嗽,一下惊醒梦中人,我终于噤声了。

  当你真的安静下来,作为一个旁观者去看孩子,会发现这小小的生命,有太多的不可思议。

  二胖君对我的“教导”,油盐不进,仿佛完全不曾听见。她并不着急动手,也根本不看图纸,只是对着那些形状各异的小块块,反反复复地打量,边看还边唠唠叨叨甚至哼着小曲儿。

  她说,妈妈,我能拼起来,你等着看是什么样子啊。说罢,她终于开动了。

  小家伙根本不管什么边角,而是完全有自己的逻辑。有些块块,你觉得轮不到它,可孩子就是很笃定地放上,而且是对的。

  这个过程并不算快,毕竟是第一次,但她一点不着急,仿佛进入了自己的小世界。一个12块完工,第二个16块完工。。。直到四组都拼好,她这才第一次看了看图纸说,哦,它们四个还得这样排排队,放在一起。

  我见过朋友家两岁孩子,49块拼图飞速就拼好,所以对二胖所拼的结果并不觉得奇怪,只是这过程,让我有了更多的思考。

  我们很多时候控制不了自己去左右孩子的心,虽说鼓励孩子去尝试,去碰壁,但内心中其实仍是希望他们少走弯路,行动也常无法避免地配合。说白了,无非还是成年人所固有的“我走过的路,比你。。。都多”的想法在做祟吧。

  可其实,我们能教授给他们的,且不说是否真是少走弯路的真理,就算是,他们又能接受多少,能真的为己所用吗?我们不能给他们的那些,又该如何获取?

  当你肯真的去相信孩子,给他们看似磨蹭其实或许只是思考的时间,给他们尝试的机会,你会发现,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,不在你之下,而欠缺的经验,你也给不了。

  第一次成功后,二胖凝视着成品有将近十分钟没吭声,然后毫不留恋地把它们拆散,分回四堆。

  用了差不多相同的挺长时间,第二遍拼好。她长出一口气说,今天就到这里,洗澡读书睡觉。

  转天她把四袋共计72块拼图,哗啦啦地倒了一地,完全混做一体。不等我说出担心,她笑嘻嘻地说,今天咱们把它们一起拼起来,濑濑可以的。

  好吧,我悄悄给韩先生递眼色,心中多少有点没把握。韩先生目光却十分坚定,他说,濑濑,和你的恐龙朋友们开始吧。

  那过程对拼过不少拼图的大处女座来说,真无异是一种折磨,看二胖的状态,感觉几乎不像能拼上的。

  她站起身来,小手背在身后来回走着,边走边说,我看看啊,我看看,哦,大恐龙都在这里,嗯,好吧,我看看啊。

  接着她又唱起歌,还做了个芭蕾课刚学的动作。要让我评估一下,这专注力和靠谱程度,奔着负数就去了。

  大约五分钟后,她突然一屁股坐到地板上,快速拼了起来。蹭蹭数下,几个主体动物完工,我去倒了杯水回来,她已经在安排四个组合的位置了。

  然后她站起身,像是行礼一般说:好了,妈妈爸爸看看,我能不能混在一起都拼上?我能吧?我还挺可以是不是?。

  之后,这小人家就开挂了一般。我循序渐进地给她一点点往外拿存着的拼图,拼熟了一盒后,过几天再开一盒。

  每天放学回家到睡前的数小时里,除了吃饭和读书外,其它时间她都在拼拼图,无比专注,特别从容。

  原本进展是极好的,可一个女儿奴却“飘”了。他带二胖出去玩时,从翻斗城买了好几盒拼图,都是二胖喜欢的主题。回来我一看,少的60片,多的200片,且都是近乎平均分割的小块,就提醒他们会超出二胖的能力范围。

  但终究没拦住,二胖选了最爱的Kitty,虽然只有60块,但背景素色花朵较为近似,不是她熟悉的套路,所以开始有点找不到头绪。

  拼了一会二胖史无前例地抓狂了,她不让帮忙,却也不肯收工,折腾了一会儿,终于把自己气哭了。哭到绝望处,还不忘猴子搬来的救兵?

  虽然我也与她共情,安慰她,但却并没说太多,也没有试图强行帮助引导她,并且在她哭着依然要自己继续下去时,没再干预地由她做主。

  正在我电话里大肆批判韩先生时,二胖突然从身后拍拍我肩膀说,妈妈,行了,我拼完了,我觉得也没那么难。

  再后来,她对自己的能力越来越有数了。喜欢的冰雪奇缘有200片,她拆开摆一地,安静地拼了整整一小时,完成了四五个局部后,很镇定地起身说,好了,这个收起来,等我长大点再拼,有点难。

  自始至终,没有任何负面情绪或是不悦。

  而后不知她怎么做到的,成功游说哥哥,和她一起完成了同样是200块的玩具总动员。对哥哥来说,200块太小儿科了,但对二胖来说,目前确实能力尚不能及,所以二人联手,是十分明智的选择。

  我在一旁偷看他俩,发现二胖挑了些特征鲜明的拼块,不卑不亢地给哥哥打着下手,特别有参与感,拼完两个小家伙都特别开心。

  昨晚二胖下决心自己拼一盒将近150块的拼图,我俩说好,需要帮忙就喊我,不需要我就在一旁忙我的,搞不定可以随时叫停,都没关系。

  整整三个小时,我听着她从信心满满,到自我怀疑,到精疲力尽又满血复活,直到完工的过程,觉得真是不可思议又特别可爱。

  中间一度,她像个面条一样趴在地上叹气说:这实在有点难,濑濑拼不了。可过一会儿她又爬起来说,没什么的,我再试试?。

  看着二胖与哥哥小时完全不同的成长经历和状态,我禁不住在想,这里面孩子天性的差异占了多少,而父母不同的心态和不自制的控制欲,又占了多少。

  如今育儿路上遇到问题时,我们往往第一时间想的是如何去解决当下,而不是回看分析何以所致。其实对于很多事情,看不到根源,并不容易找到“根治”的方法。

  因为凡事皆有因果,尤其是对第一个孩子,因着“为你好”的禁锢,而导致孩子自我意愿被压抑,于是需要更多强制管束,去让一切能够继续在正常轨道上运转。这于是成了一个因果循环,越想管,越得管更多,越未必能管好。

  当然,这绝不是鼓励做家长的大撒把,为自己的不作为找借口,只是可以更多地让孩子的认知与自我调校能力起作用,并认可这种能力发光的前提是,父母亲要有去相信的意愿与决心。

  这样做可能会遇到风险和挑战,但也会增添很多乐趣。

  前天晚上睡前,儿子跑来说,妈妈,明天学校有外出活动,可是我忘了交家长同意书,老师说,你在网上发个同意授权也可以弥补。

  换做以往,我多少还是会说他两句,然后蹦起来发消息给老师。而这次我说,我授权你用我的账户,自己搞得定吗?

  儿子一下子笑开花说,小意思,我来!然后他连措辞都不用地发好了消息,又主动说,下次我一定会记得事情做在提前。

  我看了一眼身旁沉睡着的二胖君,心中默默想道:原来,家里的二宝,是为给大宝松绑,让他们重回原本应有的生长轨迹而来。

  私人

  新浪微博:不吃胡萝卜的白小白

  免费App:钱儿频道

  更多新书↓↓↓

  ⬇️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查看更多。

转载请注明:奇迹文学网 » 父母“不自制”的控制欲,让孩子“丢了”多少种可能!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